多地開啓高值醫用耗材“團購” 老百姓看病能省多少?

2020-11-12 10:22 中國新聞網閲讀 (78999) 掃描到手機

原標題:多地開啓醫用耗材“團購” 老百姓看病能省多少?

近期,高值醫用耗材國採開啓引發高度關注。冠脈支架降價超九成,讓不少患者拍手稱快。與此同時,目前,各地也在積極組成採購聯盟“抱團砍價”。政府“靈魂砍價”常態化後,老百姓今後看病就醫究竟能省多少錢?

資料圖:醫生為患者進行手術(圖文無關)

多地開啓高值醫用耗材“團購”模式

均價從1.3萬元跌到700元,近日,首批國家集中帶量採購的冠脈支架開出了“地板價”,與2019年相比,相同企業的相同產品平均降價達93%。

高值醫用耗材“國採”大幕拉開引發廣泛關注,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據國家醫保局此前介紹,2408家醫療機構參與本次集採,首年意向採購量達到107萬個。預計全國患者將於2021年1月用上國家集採降價後的中選產品。

事實上,除了心臟支架的大幅降價,針對高值耗材,地方層面已經開始了積極“組團採購”,一些高值醫用耗材的價格平均降幅超過50%。正印證了此前業內的聲音——高值耗材“4+7”只會遲到,但不會缺席。

例如,在江蘇,此前江蘇就已成立由全省157家三級公立醫療機構組成的省陽光采購聯盟,先後開展三輪組團聯盟集中採購。

上述採購涉及了心臟支架、冠脈球囊、初次置換人工膝關節等6大類品種、數千個品規,平均降幅均在50%以上,最高降幅達86.4%。

海南也打出了組合拳推動醫用耗材集中帶量採購。除了參加國家組織冠脈支架類集中帶量採購,該省還組織開展了人工晶體、冠脈球囊和新冠檢測試劑等省際聯盟耗材帶量採購工作。

以人工晶體為例,去年底,海南省參與省際聯盟公立醫療機構人工晶體跨區域聯合帶量採購工作,與原採購價相比,擬中選價最高降幅達85%,平均降幅44%。

另外,早前,京津冀三地的醫療保障局也簽訂了《京津冀藥品醫用耗材集中採購合作框架協議》,旨在全面推進京津冀藥品醫用耗材集中採購工作。

可見,各地積極組團採購將成為常態化操作。

資料圖:一位患者在指導下使用人臉識別系統預約專家號。

算筆賬!“團購”到底能給老百姓省多少錢?

藥品、醫用耗材價格虛高一直是老百姓看病貴的癥結之一。從藥品到耗材,帶量採購的核心目標就是擠出價格“水分”,讓患者以較為低廉的價格用上藥品和醫用耗材。

那麼,“以量換價”的國家集採究竟省下了多少錢?數字最能直觀表現出來。

例如,本月起,第三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執行。

據國家醫保局醫藥價格和招標採購司司長鍾東波此前介紹,按照靜態測算,三批藥品集採全國大概能節省539億元。按照老百姓個人支付40%來算,大概能節省216億元。同時,醫保節省了資金,又通過擴大醫保報銷藥品目錄、提升報銷水平,讓老百姓獲得更多實惠。

而此前,除了藥品,各方對高值醫用耗材迴歸合理價格的呼聲也一直強烈。

以此次進行集採的冠脈支架為例,數據顯示,中國冠心病介入治療發展迅速,從2009年到2019年,病例數從23萬例發展到超過100萬例,年增長速度10%-20%。而目前醫療機構使用的冠脈支架的價格在幾千塊、幾萬元不等,患者負擔沉重。

本次集採,首年意向採購量達到107萬個。按意向採購量計算,預計節約109億元。

從地方層面來看,各地區之間的“結盟砍價”也看到了實實在在的效果。

例如,海南參與的人工晶體跨區域聯合帶量採購工作,預計可為海南省節約醫保基金2500萬元。

江蘇開展的組團聯盟集中採購,預計可節約資金15億元左右。

資料圖:某醫院門診大廳

告別“以耗養醫”,醫生陽光性收入能否增加?

數據顯示,中國醫用耗材市場規模在3200億元,其中高值醫用耗材1500億元。龐大的市場規模背後,是“以耗養醫”常年存在於公立醫療機構中。

此次集採是高值耗材改革的重要一步,業內普遍認為,今後,面向高值耗材的治理將是全方位的。

其實,早在2019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就印發了《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

文件強調“理順高值醫用耗材價格體系,完善高值醫用耗材全流程監督管理,淨化高值醫用耗材市場環境和醫療服務執業環境,支持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國產高值醫用耗材提升核心競爭力”,這意味着國家要在價格、監管、市場和服務等方面進行全方位的治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方案已經明確提出了“取消公立醫療機構醫用耗材加成”,2019年底前實現全部公立醫療機構醫用耗材“零差率”銷售。

同年9月1日起,國家衞健委和國家中醫藥局聯合發佈的《醫療機構醫用耗材管理辦法(試行)》也正式施行。

在採購方面,《辦法》特別強調,醫用耗材採購實施統一管理,二級以上醫療機構應當指定具體部門作為醫用耗材管理部門,其他科室或者部門不得從事採購活動。

高值耗材實施帶量採購,加之DRG(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付費推出,供應鏈利潤勢必越來越薄,企業與醫療機構間的灰色利益鏈條也將被斬斷。

不過,集採落地,也勢必動了一部分人的“奶酪”。如何調動醫務人員參與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的積極性至關重要。

事實上,在《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中就涉及到這一問題的解決方式。

文件提出,要加快建立符合行業特點的薪酬制度。落實“允許醫療衞生機構突破現行事業單位工資調控水平,允許醫療服務收入扣除成本並按規定提取各項基金後主要用於人員獎勵”的要求,完善薪酬分配政策。

而在《醫療機構醫用耗材管理辦法(試行)》中也明確,不得將醫用耗材購用情況作為科室、人員經濟分配的依據,不得在醫用耗材購用工作中牟取不正當經濟利益。

在業內專家看來,一系列的改革也將促使醫院進行發展模式轉型,改變目前粗放的以藥養醫和以耗養醫模式,從而提高醫院的精細化管理能力,改變醫院的經濟動力和運行模式。

另外,也有聲音認為,接下來的醫療體系改革中,不僅要理順高值醫用耗材或者藥品價格體系,也要理順醫療體系中中間服務的價值。降低耗材或藥品價格的同時,應更多地體現出知識的價值和醫務人員的勞動價值。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