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循環用1年可省200多億 二手教材難轉綠

2020-11-15 18:01 瞭望微信公眾號閲讀 (79995) 掃描到手機

原標題:全國循環用1年可省200多億,二手教材難轉綠

在中部某省某再生資源有限公司3500平方米的車間內,一座近兩層樓高、如山丘狀的“教材山”異常醒目,幾乎涵蓋中小學所有科目教材。記者隨手撿起一本初中歷史教材翻看,發現品相完好、乾淨整潔。

“這裏有40多噸教材,都是這三四天收來的,全部變廢紙了。”公司負責人趙德華説,旺季時每月回收的教材數量是現在的3倍,絕大部分被送到造紙廠。

業內人士指出,我國教科書用量巨大,教材印製越來越高檔,若不能循環利用,會造成極大浪費。現在,義務教育階段的音樂、美術、體育等免費教材已實現了循環使用,但從數量上看,尚不及教材總量的零頭。而義務教育階段的大部分教材、高中以及高等教育階段的教材循環仍依賴市場交易,因產業鏈梗阻、供需成本高等問題,尚未實現有效循環。

國家新聞出版署數據顯示,近5年全國中小學課本及教學用書、大中專教材、業餘教育課本及教學用書的零售數量,平均每年約28億冊、金額超200億元。這些教材若循環使用一年,節約費用可援建約4萬所希望小學。

循環使用1年可節約200多億

“賣了一麻袋的書,最後只能買得起一個麻袋。”“定價1000多元的書10多元就賣給了廢品站。”網絡上不時能看到畢業生的留言。

被當廢紙回收的教材,最後去哪了?每年5月至7月是廢品收購站收購教材的旺季。“畢業季許多畢業生把積攢多年的教材賣掉,平均每斤0.5元。”趙德華説,這些教材多用於生產再生紙,但再生紙處理工序複雜,成本甚至高於原漿紙。

國家新聞出版署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僅中小學課本及教學用書,全國零售數量為29.30億冊、總計259.89億元。根據這一數據,如果全國當年零售的中小學課本及教學用書能全部循環使用,1年可節約200多億元。按照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官網的捐贈標準,捐贈50萬元則可援建一所希望小學。

線下教材當廢紙賣,而線上二手教材交易則日漸火熱。孔夫子舊書網負責人孫雨田介紹,該網站二手教材交易額近3年年均增長超30%,今年銷售總額已超1400萬元。

二手教材市場潛力巨大的背後,是大量教材未被有效利用。“我們一直堅持做二手書的回收、循環利用,二手教材佔很大一部分,我們1500萬用户中有很多都是教師和學生。”孫雨田説,二手教材是被閒置的資源,應該想辦法讓它們回到有需要的人手中。

二手教材難“轉綠”

在義務教育階段,部分免費教材循環使用已經展開。“2008年起,義務教育階段的音樂、美術、體育、健康、科學、信息技術等免費教材已實現循環使用。”國家特約教育督導員餘兆輝説,義務教育階段教材由國家免費發放,這是通過行政手段推進教材循環使用的前提,且上述學科均不需學生做課堂記錄,適合循環使用。

但受訪者告訴記者,已循環使用的教材數量仍不及教材總量的零頭。特別是在高中、高等教育階段,教材由學生自費購買,教材循環使用更依賴市場交易,存在產業鏈梗阻、供需匹配成本高、二手教材賣家或遭遇法律風險等堵點。

一方面,產業鏈梗阻加大供需匹配成本。二手教材市場缺乏完善的平台和服務體系支撐,供需兩端匹配低效。“每年都有二手書商來回收教材,價格約4000元一噸,是普通廢紙價格的2倍多,但來收書的人還是太少。”趙德華説,他曾想分揀品相好、沒有過時的教材,但因人工成本高、銷售渠道少而作罷。

受訪二手書商説,教材更新版本時間參差不齊,制約其循環使用。而且分揀、管理二手教材,將信息上傳各電商平台,需要很強的數據處理能力,一般的書商難以完成。

另一方面,政策法規不完善,二手書銷售平台及賣家或遭遇法律風險。根據《出版管理條例》和《出版物市場管理規定》,通過互聯網從事出版物發行業務的單位或者個體工商户,應取得《出版物經營許可證》;從事出版物發行業務的單位、個人,必須從依法取得出版物批發、零售資質的出版發行單位進貨等。

“這些規定沒有區分新書和舊書、個體工商户和個人賣家,個人是二手書主要來源,他們既是買家也是賣家,要求他們辦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並提供二手書進貨憑證,這在實際操作中難以做到,也給二手教材買賣帶來潛在的法律風險。”孫雨田説。

多舉措建設共享平台

受訪人士認為,在共享時代,建立全面系統且操作性強的覆蓋中小學甚至高校的共享平台,實現資源循環利用,需要企業、教育部門、個人多方努力。

“建立教材循環使用制度,既可節約資源,更有助於培養學生的自覺性和責任心。”江西省宜春市官園學校副校長朱嬪説,作為工具性圖書,教材內容相對穩定,且教材印刷質量越來越好,有循環使用的基礎。

朱嬪所在的學校專門制定循環教材管理制度,上課前由備課組長按編號發給學生。課後由任課老師回收,放在年級組,學期末交給學校圖書室保管。為了保證衞生狀況,每週定期對循環教材消毒。

“除了義務教育免費教材,幼兒園繪本教材,高中階段的體育、音樂、美術和部分選修科目教材,也建議納入循環使用範圍。”餘兆輝説,針對非免費教材,學校可建立教材回收機制,對符合循環使用條件的教材折價回收,探索相應激勵機制,鼓勵學生捐贈二手教材。

閒置物品交易平台閒魚的數據顯示,最近一個月成交156萬冊教材。“目前,閒魚在線賣家數已超3000萬,今年3月閒魚15歲至18歲用户增長207%。”相關負責人説,年輕人不排斥使用二手產品,二手教材利用空間廣闊。

針對二手教材產業鏈梗阻、供需兩端匹配成本高昂的堵點,孫雨田團隊專門開發一款小程序,在高校及周邊推廣上門收書業務,連接收書人與學生,打造簡單高效的二手教材回收平台。

“二手書本身價格不高,但物流成本高,線下收書可打通校園內循環。學生通過小程序報價,雙方達成意向後,周邊收書人上門收書。”孫雨田建議,相關部門可修訂完善出版物市場管理規定,依法規範出版物發行活動的同時,區分商户和個人賣家、新書和舊書,因類施策,鼓勵二手教材流通。

返回半島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