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政青島|國家給的電價“紅包”咋被侵吞了

2020-11-19 06:33 大眾報業·半島網閲讀 (31954)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李曉哲

讓所有問題得到真解決。11月18日晚,《問政青島》關注市場監管工作,青島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局長張傑帶領該局主要領導接受問政。在當晚的問政中,食品安全、藥品安全的漏洞“觸目驚心”;偽科學大肆橫行;國家給經營商户的電價“紅包”被偷……從管理到治理,社會的不滿意背後隱藏着對於社會治理更深層次的思考。

外賣製作髒亂差,誰埋單?

外賣食物是否安全一直是市民心裏一個大大的問號,原本是科技改變生活的便利方式卻讓人又愛又恨,問題到底出在哪裏?

有市民投訴,名為“養生鼎·鮑汁撈飯”的外賣店存在嚴重環境衞生問題。當記者前往這家位於黑龍江中路的外賣店調查時,有人正從店裏走出來,手裏竟然拿着剛從這裏捕獲的老鼠。走進這處名為“七號外賣”的地方,幾家外賣店在這裏“集中營業”,環境衞生讓人頗感不適,油污滿地、蒼蠅亂飛、排水溝裸露,有些商户的生產區看不到任何消毒設施,剛送走的外賣,盤子裏甚至有蟑螂。而被市民投訴的那家外賣店,食物裏落上了蒼蠅。

正是這樣一家外賣店,平台上的評分達到4.6分,到底還能相信什麼標準去點單?在其他店鋪,存在網上照片與實際相去甚遠的情況,環境髒亂差也不在少數。而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一份份外賣製作出來,並送到數以萬計的消費者手中。

一邊是龐大的需求,一邊是髒亂的加工環境,外賣什麼時候才能讓市民安心?青島市市場監管局餐飲處處長顧天舒表示,對外賣店的監督為日常巡查模式,根據實體店量化等級進行一年1~3次的檢查。針對外賣食品安全,市場監管部門曾經連續多年開展相關查處行動,但如今仍然發現這麼多問題,值得深思。顧天舒表示,這説明監管存在不到位的問題。他説,日常監管和雙隨機檢查應該結合起來,網絡訂餐的實體店應該作為增加監管頻次的重點監管對象。

提升外賣後廚的透明度是否有辦法?顧天舒表示,平台提供了相關措施,但限於各種條件進展緩慢。

張傑表示:“食品安全無小事。要加大監管力度,食安問題零容忍。還要強調監管的力度,特別是查處違法案件的力度上要加強,決不能讓他們危害羣眾利益。第三方平台同樣要負起監管的責任。通過多方共治,逐步把問題減少,讓放心度提升。”線上觀察員、中國人民大學法治與治理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傑文津表示,要加強技術在監管中的作用。

處方藥隨便買,誰來保障?

用藥安全同樣值得警醒。在調查中,位於漳州二路的一家藥房內,工作人員讓嗓子不舒服的記者稱患有“咽炎”,開出處方藥羅紅黴素。這種情況並不是個案,隨後記者在多家買出處方藥。如此買藥方便了,但用藥安全誰來保證?

去年,青島發生過16歲少年違規買到處方藥並服藥中毒身亡的悲劇。對於這個“老生常談”的問題,青島市市場監管局二級巡視員柏建超表示,這是一項頑疾,其中一方面是主體責任壓得不實,另一方面監管責任心不夠。

由於藥師不夠,青島採取十家藥店配備一名藥師的措施,運用互聯網的措施開方抓藥,這也讓不少藥店鑽了空子。張傑表示,現在青島有4800家藥店,管理模式上主要是屬地化、網格化管理,有些情況不錯,但也確實存在問題。下一步要加強網格化管理,監管人員要走到、查到,責任到位、監管到位。還要壓實企業主體責任,要採取一系列措施起到震懾作用,也歡迎社會監管。

對此,問政團給出10人不滿意、1人滿意的投票結果。

中國城市經濟學會常務理事陳維民表示,對於市場監管的頑疾,大家都是不滿意的,市場監管部門做了大量工作,但卻有大量的頑疾沒有解決:“一定要從管理轉向治理,要實現現代化。這就要政府主導、依法合規、社會參與、多元共治。當下在談到問題解決時,我們更多聽到的是嚴管嚴查,但這是以前的老套路,用這種一杆子插到底、運動式執法拉網式檢查的老辦法,已經解決不了當下的難題。要採取智能化、可視化等措施,還要依靠行業協會的力量來加強行業自律。”

偽科學橫行,以罰代管?

一個水杯售價高達685元,這是青島宇宙水靈子生態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銷售的一款“神奇”水杯,“能讓黑髮變白”“杯底有高能芯(片),普通水用水靈子杯喝瞬間變成能量水不再感染新冠肺炎”,諸如此類的宣傳口號從銷售人員和其網站上散播着,更多的“神乎其神”的原理和功效充斥其中。這一產品的購買者以老年人居多。有消費者説,他家在總水龍頭安裝這一技術的產品,“該喝水鏽還是喝水鏽”,但他爸爸還是不覺得被騙了。

記者將買來的水靈子水杯帶到第三方機構檢測,結果顯示自來水倒入水杯後,水質並沒有明顯變化。

今年三月,有關部門已經認定該公司為虛假宣傳,責令其停止違法,並處以罰款十萬元。更有意思的是,在其宣傳中強調的發明專利,目前還處在實質審查階段,未獲專利授權。不僅如此,其銷售模式同樣可疑:通過介紹購買等模式迅速發展到百萬人的龐大銷售規模。

對此張傑表示,這是典型的虛假宣傳,這種模式還涉嫌傳銷。要加大辦案力度,充分調查收集證據,市區兩級聯動,堅決迅速查處。

對於這個問題,問政團成員給出了4位滿意、7位不滿意的投票。對此傑文津表示,這樣一個“非常可笑”的偽高科技產品不可能一日之間規模變成這麼大,一定有很多消費者投訴,可能是投訴到不同層級的平台。這些投訴為什麼石沉大海值得追究;執法人員以罰代管的模式,也是一種懶政行為,這特別值得注意;不光是市場監管人員的執法,社區工作人員有接觸中老年人的渠道,需要多方加強合作。

陳維民表示:“讓市民面對偽科學去識別、判斷是很難的,這就顯得監管部門責任重大。我們對這個問題的處理失之過寬過軟。從案例看,還涉及價格欺詐、非法注資等,聯合執法肯定能查出問題。這種行為一定要零容忍,它可能帶來系統性風險,各級政府都要認真對待,防止這種‘毒瘤’危害社會。”

電價優惠被侵吞,歸誰管?

國家出台各種降電價紅包沒到手裏,是市北區櫻花苑商户們的共同感受,這裏按1.2元/度的價格交了好幾年。小區商鋪都使用物業轉供電,電費直接交給物業公司。過去三年間,國家三次下調工商業電價,然而這裏商户交的電費,價格始終沒變——正常收費六毛多一度,卻多交了幾乎一倍。

發現這一情況,商户向相關部門投訴,隨後電費進行“調整”:電價變成0.65元/度,但“人工及管理費”這一項卻漲上來了。算下來還是1.2元/度,這讓商户們哭笑不得,直呼“換湯不換藥”。對此,物業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六毛五誰給你伺候,誰給你去管理”,“這還有講價的餘地嗎?”

《電力法》明確規定,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在電費中加收其他費用。對此,記者投訴到市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浮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所,結果工作人員表示投訴不能以電子版形式,而是要紙質簽字,還以“我們的工作很忙很忙”為由不去現場查看。而這也不是個案,接訴工作人員推諉、不瞭解情況的都存在,還有工作人員甚至不清楚電價在自己的業務範圍內。

陳維民表示:“這些年為了激發市場活力,國家出台一系列政策,青島整體落實較好,但應該看到我們仍然存在不足、存在燈下黑。我們對國家政策的落實,一絲一毫差距都不能存在。有問題不可怕,可怕的是解決不了,也就是投訴難、維權成本高。”對此他建議,要加強隊伍的業務能力、思想作風建設,真正做到想人民之所想,急羣眾之所急。

張傑在總結髮言時表示,這次問政青島還是很有感觸:“真是坐不住、臉紅、出汗,看到我們有這麼多問題。下一步,市場監管系統要直面問題一直在路上,就是要聚焦問題、解決問題,以問題為導向來改進我們的工作;要加強監管一直在路上,針對這些問題加強監管,不為問題找理由,要為解決問題想辦法。”他説,現在看核心還是作風問題,要持續地改進作風,不斷地提高監管效能,切切實實把各項工作做好,真正讓人民羣眾吃得放心、用得放心、買得放心。

返回半島網首頁>>